二肽基酶IV抑制剂‧有效控制血糖值

二肽基酶IV抑制剂‧有效控制血糖值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)饭前及饭后血糖控制一直是糖尿病治疗的一大挑战,加上传统的糖尿病药物容易併发低血糖病症及肥胖,因此医学界不断地研发新药,以改善这些治疗弊病。早前,国内引进了新一代的二肽基酶IV抑制剂(DPP-4Inhibitor),借由抑制会破坏肠泌素(Incretin)的二肽基酶IV,提高胰岛素的分泌,并降低升糖素(Glucagon),有效控制“糖三角”(Glucose Triad),即糖化血色素(HbA1C),饭前空腹血糖(FPG)及饭后血糖(PPG),而且不会造成体重增加或血糖突然过低的风险。大马临床诊疗指南工作团队主席拿督旺莫哈末(Wan Mohd)教授披露,根据国际糖尿病联合会(IDF)的调查,全球共有2亿4600万人患上糖尿病,此数目会在2025年飙升至3亿8000万人。他说,国内大约有120万人罹患糖尿病,其中98%属于第二型糖尿病。根据卫生部于2006年展开的第三期全国健康及病发率调查(NHMS III),30岁以上的病发率为14.9%。由于国人的生活作息不良,过去10年间,成人(30岁以上)的整体病发率已增加80%。推出糖尿病管理指南“IDF预计,未来发展中国家会严重受到糖尿病的肆虐,递增率为170%,发达国家则为42%,因此如何控制血糖成了各国急谋对策的项目。”他说,有鑒于此,大马临床诊疗指南工作团队在卫生部的协助下,于去年8月11日推出了第二型糖尿病的管理指南,可供医生、病患及医疗培训单位参考。“大马对糖三角的临床诊疗指南为糖化血色素不超过6.5%、饭前空腹血糖不超过6.1及饭后血糖不超过8,这个指南和IDF一样。”他指出,若以新加坡、印尼、泰国、菲律宾及孟加拉相比,大马人的糖三角指数,差不多每项都居冠,尤其是12.7的饭后血糖值更高得惊人。不遵医嘱难控血糖值“根据NHMS III,86%的受访病患还在用药,但是每7名病患中,就有1人不遵守医嘱,没有定期服药,因此无法良好控制病情。”他说,这可能和病患不珍惜药物有关,在政府医院取药,药物特别便宜甚至免费,因此政府医院的病患拿了药后,即使不吃也不会心痛。至于饭后血糖值特高,他相信这是国人嗜食高碳水化合物所致,但他强调,并非所有碳水化合物都是糖分,也有好的碳水化合物如膳食纤维,后者非常适合糖尿病患食用。减重手术控制糖尿病BMI逾45始考虑肥胖是导致第二型糖尿病的主要因素,因此当询及减重手术如缩胃手术及胃绕道手术,是否适用在病态性肥胖的糖尿病患身上时,旺莫哈末教授表示,外国曾有案例显示,减重手术能治癒糖尿病。他说,有关病患进行减重手术后,体重下降了70公斤,糖尿病不药而癒。“不过,并非每名肥胖的糖尿病患都能做这项手术,一般上体重质量指数(BMI)超过45者才在考虑範围,而且这涉及到很多层面。”8岁童患二型糖尿病日渐年轻化旺莫哈末教授提醒,如果肥胖小孩或少年拥有以下两项特徵,就得特别小心,因为他可能被糖尿病盯上:1. 糖尿病家族史2. 种族。印裔比其他种族更易患上糖尿病。3. 胰岛素拮抗。黑色棘皮症(Acanthosis Nigricans)、高血压、高胆固醇及多囊性卵巢症候群都会加剧此症状。他说,以往发生在小孩身上的糖尿病,都是属于第一型,但是现在第二型已年轻化,他本身就曾收治仅有8岁的第二型糖尿病患。“以前患者初诊为糖尿病患时,医生会先从生活及饮食习惯着手,若不行才用药,但是现在一旦被诊断为糖尿病患,医生除了吩咐病患改变不良的生活饮食习惯,也会马上用药。”糖尿病常引发併发症肾脏病变最常见旺莫哈末教授披露,糖尿病从头到脚都会引发併发症,其中肾脏病变是最常见的併发症,佔了19.3%,紧接下来为视网膜病变(13.8%)及神经病变(13.6%)。他说,肾脏病变者一旦病情恶化,就需要洗肾。目前,国内有51%的洗肾者都是糖尿病患。阿玛尤索夫医生补充,只要降低1%的糖化血色素,就能把糖尿病併发症减低至21%,因此严控糖三角,是糖尿病患必须“履行”的责任。糖尿病主要併发症‧脑及脑血管循环(脑血管疾病)‧眼睛(视网膜病变)‧心脏及心血管循环(心血管疾病)‧肾脏(肾脏病变)‧下肢(週边血管疾病)‧周边神经系统(神经病变)‧糖尿病足(溃疡及截肢)血糖主要是由胰岛素及升糖素来控制,这两种荷尔蒙无论太多或太少都会有问题。太多会引起高血糖症,太少则会引起低血糖,所以一定要保持平衡。胰脏中的胰岛有α及β细胞,可分别产生升糖素(平衡低血糖)和胰岛素(平衡高血糖)。当饭后血糖升高,有一组称为肠泌素的胃肠道荷尔蒙会刺激β细胞释放胰岛素,帮助葡萄糖进入身体细胞,把血糖值降至正常範围。当血糖值降得太低时,α细胞会分泌升糖素,刺激肝脏释出储存的肝醣,再转变成为葡萄糖来升高血糖值到正常的範围。此外,肌肉亦可储存部份肝醣,也可被转变为葡萄糖。GLP-1及GIP可转为肠泌素旺莫哈末教授披露,人类体内有两种能转化为肠泌素的份子,分别是GLP-1及GIP,而从以上的资料得知,只要升高肠泌素,就能一併提高胰岛素,有利于血糖的控制。不过,他说,GLP-1及GIP很快地就被DPP-4崩解,变得不活跃,最终影响胰岛素的分泌,因此通过抑制DPP-4,可以延长GLP-1及GIP的寿命,增加肠泌素以刺激胰岛素的释放。Saxagliptin成份降升糖素大马Astra Zeneca医药总监阿玛尤索夫(Akhmal Yusof)医生提出,含有Saxagliptin成份的新药二肽基酶IV抑制剂能抑制DPP4,因此能降升糖素且升胰岛素,最终达至降血糖的目的。他说,Saxagliptin若能併合其他降血糖药,如磺酰脲类(Sulfonylureas)、双胍类(Biguanides)、塞唑烷二酮(Thiazolidinediones)等,药效会更显着。“研究显示,以双胍类的Metformin併合安慰剂,24週后仅有17%受试者的糖化血色素少于7%,反之Metformin併合Saxagliptin,有44%者能达标。”/良医‧报导:唐秀丽‧2010.11.15